广安信息港

当前位置: 首页 >育儿

暴利驱动大批猫被卖入饭店爱心人展开护猫行

来源: 作者: 2019-03-05 12:53:10

暴利驱动大批猫被卖入饭店 爱心人展开护猫行动

谁偷了我的猫

金雷曾参与过多次“拦猫”行动,每一次都让她感到痛心:好多两三个月的小猫都被抓去。小猫天真得不得了,在笼子里看到小飞虫,还会用“手”在空中抓来抓去

《瞭望东方周刊》李蔚 | 上海报道

1月18日晚7点,沪杭高速嘉兴服务区的物流中心,一辆小轿车静静地停在不起眼的角落,好像在等什么人。

“来了来了!”副驾驶座位上,一直睁大眼睛仔细辨别着来往车辆的“80后”女孩“小新新”(名)突然兴奋地大叫起来。

车内其他正在闲聊的人均不说话了,循声而去,只见一辆大型广东牌照的白色集装箱卡车在夜幕中缓缓地驶入园区,车顶上的竹笼若隐若现,笼中不断传出猫咪的叫声。

发现“目标”后,轿车上的4个女子迅速下车,用身体组成护栏,挡在卡车前不让其继续行驶。

卡车司机一愣神,随即探出脑袋大声咒骂起来,并威胁说要从她们身上开过去,但4人不为所动。

“那感觉就像邦女郎!”事后,4人之一的刘爱敏颇有些骄傲地回忆。

深夜对峙

刘爱敏、美萍、“小新新”、小何,这支宛若天降的护猫“娘子军”来自上海,4人年龄跨度从“50后”到“80后”,但对猫咪的共同关爱让她们走到了一起。这一日上午7点,她们接到线人情报,说看到有猫贩子在收猫。

这些被捉猫人抓来的猫,在集中装载后,将被运往广东,成为餐桌上的一道菜。

近几年,在上海、北京、广州等城市,猫贩子与护猫人士之间的矛盾冲突频发。

从2008年5月的一次“拦猫行动”起,强大的救猫氛围在上海逐渐形成。猫贩子也备感压力,开始通过零星转移的方式,将猫集中到附近地区,再贩运至广东。

4人在上海的收猫点发现,这次的猫贩子有两男一女,均是陌生面孔。3人将收来的猫逐个过秤,再装入蛇皮袋,装上蓝色平板车。

装完一批猫后,平板车呼啸着驶向另一个中转站。在那里,蛇皮袋中的猫被装入竹笼,每只笼子大约能装20只猫。

在跟踪运猫车的过程中,一个红绿灯的阻隔,让运猫车淹没在了市中心的滚滚车流中。

美萍一下子急出了眼泪。

但这4个坚强的女人并不打算放弃。根据以往经验,她们判断猫咪将被运往沪杭高速方向。

于是,一行人早早赶到沪杭高速的嘉兴服务区,守株待“猫”。直到眼尖的“小新新”发现了目标。

寒风刺骨的冬夜,双方互不相让,漫长而艰难地对峙。

警察来了,电视台来了,得到消息的上海猫友来了,3个猫贩子也来了。

僵持、等待、谈判、争吵 从1月18日早晨7点开始,经历了近两天一夜的疲劳战后,到19日下午3点,筋疲力竭的猫贩子放弃了整车猫,上海市畜牧兽医学会小动物保护分会代表猫友接收了这虎口脱险的600余只猫咪。

救下的猫咪中,许多脖颈上挂着项圈,还有些和人特别亲近。一位猫友透露,每年仅上海一地被偷家猫总数,有近千只之多。

“猫司令”

2月3日一大早,闵行区颛桥法庭的门前就陆续地聚集了好些来自上海各区县的猫友。他们在等待下午1:15分的开庭,届时,猫贩子张振安将被推上被告席,案由是“财产损害赔偿纠纷”。

但张振安终没到场,庭审也临时改成了“管辖权听证会”。

作为原告之一的刘爱敏则称:“贩猫实质上是一种窃取行为,而且从不纳税、非法经营。猫、狗作为伴侣动物也不属于食品卫生检疫法的范围,食用者有很高的健康风险。” 此外,“贩猫是有损城市文明形象的行为,世博会即将召开,应该坚决制止这种行为。”

1月23日,本刊探访了张振安的住所。

走进光启路148弄,狭小的过道内迎面停着近10辆老旧的自行车,车后座都装有特别的竹栏板。据说是专门用来挂捉猫的铁笼子。

这个靠近城隍庙的老街区,一出门就是马路菜场,张振安就住在小弄堂二楼的老式房子内,人称“猫司令”。

当本刊询问张振安家的情况时,邻居老太太显得很避讳:“我们和他家没关系的。”

张振安不在家。戴着无框眼镜的张妻半坐在床上织毛线,怀里抱着只全身金黄、小嘴尖尖的博美狗。她亲昵地叫小狗“丽丽”。

10余平方米的屋内还有两人,其中一位是张振安的岳父。3人正聊着天,见本刊闯入,均神情戒备地停了口。

本刊说明来意后,张妻的句话就是:“说我们偷了他们的猫,证据拿出来!”

说起屡次来家门口“捣乱”的猫友,她显得十分激动:“这些人都有问题!”

近的一次“骚扰”发生在1月2日。数十名爱心人士自发聚集到张振安家门口,抗议他的贩猫行为,还踩坏了他堆放在马路上的十几个猫笼。其余的近70只猫笼则在猫友的要求下被城管没收。

黄浦区公安分局法制办的施主任告诉《望东方周刊》,1月7日,豫园街道派出所又接到过关于张振安贩猫的举报,警方已根据《治安处罚法》对张振安进行了“警告”,“张振安称他也是为了生活。要让他不做,那就把法律定出来啊。”

张妻告诉本刊:“我们已经做了30年了,以前从来没有人说这不能做。如果猫不能吃,那是不是猪肉、牛肉、羊肉也不能吃?”在张家做客的小个男人也表示无法理解猫友的“爱心”:“有爱心的话,去捐款好了。何必花那么多钱拦猫?”

张妻显然并没有听过“伴侣动物”的说法。当本刊问:“如果有人偷了你家的小狗,你会不会难过?”她低头抚摸着“丽丽”,半晌道:“我们的狗是有证件的!”

张妻又表示,如果不去抓,流浪猫会“泛滥成灾”。

1月23日当天,本刊在张家与张振安通了话。张称自己正在开车,改日再约。但此后就再也联系不上了。

次日,本刊再次来到张家,却发现底楼的大门已上了锁。

刘爱敏说,早在2008年5月5日,猫友们次“光顾”张家时,张振安辩解他们一家三口都没工作,贩猫也是不得已,“为感化张振安,我当场给了他5000元钱,前提是放弃这种伤天害理的买卖。但拿了钱,也答应了,但在接下来的几次‘拦猫行动’中,还能见到他的身影。”

暴利驱动

与一些不光彩的“职业”类似,贩猫人从事的是一种无本生暴利的营生。

曾做过10余年猫贩子的石苗告诉《望东方周刊》,一只猫“被捕”后,根据猫的肥瘦不等,捉猫人能赚到15元~20元的“猫钱”。

在猫被整箱运到广东后,则论斤叫卖,大猫每斤7元~8元,一般的猫4.5元一斤。平均每只猫能净赚2元~3元。如果天气晴好,石苗的日“发货量”在200只左右。

猫被送到饭店后,利润更为可观。因为成本低廉,一些烧烤摊点还存在挂羊头卖“猫”肉的现象。刘爱敏告诉本刊,2006年12月21日,有志愿者曾发布过一份取样于浦东罗山新村烧烤摊点的非官方DNA检验报告,证实“上海有些地摊上的羊肉串其实是猫肉做的”。

金功夫
打磨机器人
电梯井堵漏

相关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