广安信息港

当前位置: 首页 >旅游

猪肉价爲何高狆间商批发市场层层扒皮

来源: 作者: 2019-03-09 14:03:04

猪肉价为何高?中间商、批发市场层层扒皮

肉价问题涉及千家万户,关系群众的生活,也牵动着中央领导的心。去年下半年以来,中央采取了一系列措施,去年年底温家宝总理主持召开国务院常务会议,决定采取十项措施扶持生猪生产,保证市场供应,稳定价格总水平,保障城乡居民生活。猪肉价格上涨的原因是什么,在产、供、销等各个环节是怎么上涨的,那些上涨是合理的,那些上涨不合理,如何把猪肉价格控制在合理的水平,去年以来本报刊发了一系列报道,给广大读者和社会提供分析和参考,引导社会舆论,引起了较大的反响。今天本报在一、二版上刊登的两篇有关肉价问题的报道,是在对北京的猪肉价格进行追踪调查的基础上,对肉价问题的进一步解剖,旨在探讨如何进一步做好生猪的生产和供应,如何使肉价回到一个合理水平。只要我们认真落实党和政府关于促进生猪生产、稳定肉价的一系列精神和措施,各有关部门都从大局出发扶持生猪的产、供、销,我们就一定能做到保证供给、稳定价格。诸多信息表明,今年春节生猪供应货源充足,价格稳定。  2007年“金猪之年”出现猪肉涨价现象,到今年1月份价格仍处在较高水平。日前在北京宣武区椿树园菜市场看到,前臀肉价格为12.5元/斤,后臀肉13元/斤,排骨则卖到14元/斤。  猪肉涨价,谁是获利者?春节将至,肉价会不会再涨?带着这些老百姓关心的话题,近日对猪肉经销商、屠宰加工厂和生猪养殖场等进行了追踪采访。  卖肉的:以前每斤能赚四五毛钱,如今也就赚个两三毛钱,中间商“扒一层皮”,批发市场还要再“扒一层皮”……  猪肉涨价,卖肉的是不是赚钱了呢?  注意到,椿树园菜市场市场总共5家卖肉摊位,摊前买肉的消费者寥寥无几。第45号摊位女主人李大姐告诉,随着价格的攀升,买肉的人比以前少了,以前一天可以卖掉两三头猪,现在连一头猪也卖不完。  “生意越来越难做了。”第49号摊位卖肉的张先生告诉,“从2007年春天开始,猪肉价格开始飙升,进入5月后一天一个价。刚开始时猪肉生产厂还发个调价通知,后来通知也不发了就直接涨价。先是每斤一毛两毛地涨,后来四毛五毛地涨。以前一些卖肉的老顾客都在抱怨,买肉的明显减少。”  猪肉批发市场的生意如何?在北京市大兴区的肉类批发市场——新发地批发市场看到,原本应该熙熙攘攘的市场大厅,现在变得冷冷清清,而且在大厅西北部的三排摊位已人去台空。  “这个大厅原来是满满的,有200多家卖肉的摊位。摊主们都是竞标过来的,如今肉价虽越来越高,利润却越来越薄。一些小摊主支撑不下去只好撤摊。”一位自称姓崔的摊主告诉,“我做猪肉生意已经有8年时间,在这个批发市场经营着两个摊位,目前是硬撑着干。”  崔老板说,以前一个摊位每天可以卖20片到30片猪肉,现在多也就十几片,还大都是送给经营饭店的老主顾。他抱怨说:“有些人以为涨价我们得了暴利,实际上我们赚得更少。搞肉猪批发主要是走量,利润并不大,以前生意好的时候,每斤能赚四五毛钱,如今也就赚个两三毛钱,可卖出的量少了,利薄了,生意当然就难做了。”  肉价上涨这么快,其中有没有“不合理”因素呢?崔老板肯定地回答:“有。”他举例说:一、从屠宰厂到批发市场,还有一个“中间商”,他们过一道手,就至少从厂家提取每吨170元左右的“奖励”,新发地市场现在每天平均销售1000头猪,每头平均按80公斤计算,中间商仅“奖励”每天就拿走13600元钱。二、批发市场还要再“扒一层皮”,他们要在每头白条猪上加盖一个章,又收走4元钱。白条猪进入市场,只需盖一枚检疫部门的公章,批发市场的管理人员加盖的章是不是属于乱收费呢?  崔老板认为,这种“层层扒皮”现象,一定程度上挤占了猪肉经销商的利润,应该被看作当前肉价上涨中一个“人为因素”。  屠宰厂:毛猪收购价格从原来的2.7元/斤涨到4.6元/斤,2007年每斤涨到8元,运输等成本每斤猪肉增加8毛……  肉价上涨,杀猪的是不是赚了大钱?追踪到屠宰场。  打上出租车,在寒风中行驶近两个小时,来到坐落在北京房山区琉璃河镇刘李店村的燕都立民屠宰有限公司。这是一家按照北京市政府“生猪屠宰发展规划”组建成的集生猪屠宰、肉制品加工、物流配送、仓储及销售为一体的现代化大型食品加工厂。  公司供应部经理张玉禄介绍,燕都立民的设计规模是年屠宰生猪100万头。以前市场需求量大时,每天的屠宰量超过2000头;但目前只有800到900头。屠宰量下降的主要原因是市场上肉价涨得较高,老百姓吃肉少了。  “肉价上涨,屠宰公司是不是赚了大钱?”问道。  张玉禄摇了摇头说:“,这次猪肉涨价是从源头开始的,从2006年下半年开始,价格就涨了起来,毛猪收购价格从原来的2.7元/斤涨到4.6元/斤,2007年每斤涨到8元;第二,屠宰厂生产成本也在上涨,就拿运费来说吧,由于油价上涨,以前摊到每斤猪肉上是一毛钱,现在要三毛,再加上运输路途中的损耗,一头猪运到屠宰厂每斤已合8.8元;第三,销量下降,屠宰厂的利润也因此受到不小的影响。”  对于春节期间肉价还会不会上涨的问题,张玉禄分析,政府对肉价问题很重视,商务部今年元旦前发出通知,节日期间特别是春节期间,将运用投放中央储备肉等方式,增加重点地区猪肉供应;同时,自去年3月以来的肉价上涨,调动了一些养殖大户的积极性,一些规模化养猪场的生猪出栏量有所增加。据此,他认为春节期间猪肉价格的波动性应该不会太大。  “肉价波动是市场行为,保证市民吃上放心肉是屠宰厂的。”张玉禄告诉,为保证首都市民菜篮子不缺肉,近年来北京各大屠宰厂都建立了固定的养殖基地,比如燕都立民就和河北保定、衡水及河南信阳等地区的数十家养殖场签订长期的毛猪供货合同。因此,保障春节北京猪肉市场供应没有问题。  养猪场:一头猪利润400元,但这是熬过赔钱的两年后才迎来的“丰收年”;饲料、水电、防疫药品等都在涨价,还是有风险……  肉价上涨,谁是的受益者呢?张玉禄认为是养猪场。于是,驱车来到坐落在河北涿州市东仙镇鹿头村外的金宏润养猪有限公司,这家公司是北京燕都立民屠宰有限公司签订的“毛猪合同供应基地”之一。  据介绍,金宏润公司是涿州市的养猪场之一,拥有“两个半”规模(注:拥有100头母猪为一个规模,金宏润拥有250头母猪),设计年毛猪出栏量在5000头左右,但由于仔猪成活率不高,实际年出栏量不到4000头。  金宏润公司的老板苏宏刚满42岁,可看上去要比实际年龄大了许多。听说的来意后,他朴实地说:“2007年肉价不断上涨,养猪确实赚钱。但赚的钱并不像人们想象的那么多,因为养猪的成本也升高了不少,比如饲料、水电、防疫药品等都在涨钱。”  苏宏手指着正在大门外晾晒着的玉米告诉,往年玉米0.60元/斤,如今已涨到0.86元/斤,估计到了开春时节还要涨。此外,豆粨由原来的每吨2200元上涨到每吨4000多元;麦麸由原来的0.4元/斤涨到0.62元/斤;鱼粉、蛋氨酸等添加剂也都在涨价。  “如今饲养的猪都是进口的优质品种,很金贵。夏天要吹冷风,冬天要送暖气,用的防疫药品很多还是进口的。”养猪场一位姓翟的管理人员插话说,“去年以来,煤价、电价及药品价格都在上涨,煤价每吨涨了170多元,药品平均涨价在20%左右。这些对我们的影响很大,现在用于猪舍防疫消毒的药品每个月就要上万元。”  苏宏憨憨地笑了一下,扭转了话锋:“可不管怎么说,现在肉价涨了,养猪还是挺赚钱的。屠宰公司毛猪收购价目前每斤已将近8元钱,养猪场除去成本每斤差不多能赚到2块多钱。”  当场替苏宏算了一笔账:一斤赚2元多,一头猪大约200斤,利润就是400多元;按照苏宏所说,金宏润一个月的毛猪出栏量是200多头,那么他一个月就能赚八九万元,一年就是100万元左右。  “账可不能这么算。肉价涨上来也就是近一年间的事,前两年肉价低时,我们还赔了很多钱呢。”苏宏告诉,在2005年及2006年上半年的时候,肉价低迷,疫情严重,养猪不仅不赚钱,每头猪要赔进去200多元。金宏润养猪场之所以能撑下来,是因为承包了一个农场,有自产的玉米饲料做后盾,才在熬过赔钱的两年后迎来2007这个“丰收年”。资讯录入:yz88yz88

新河马互娱
二手注塑机
星力摇钱树

相关推荐